【聚看点】陈睿“换将亲征”,B站游戏能逆势翻盘吗?

2022-11-16 05:36:18来源:36氪

11月4日,bilibili公司人力资源部发布内部邮件《关于游戏业务汇报线调整的通知》,对游戏业务相关团队的汇报线做出调整,游戏发行事业部、游戏合作部、游戏社区部、爱可赛思游戏工作室、晨星游戏工作室、时之砂游戏工作室、游戏创新产品部的汇报线,由公司高级副总裁张峰(ZhangFeng)调整至公司CEO陈睿。


(相关资料图)

据邮件称,此次汇报线的调整,目的是进一步加强游戏业务,落实「自研精品、全球发行」的游戏业务战略。这对应上了去年二季报发布时陈睿说的“我们只需要去解决供给的问题,游戏自研会是我们当前阶段的第一重点”。

近几年,B站靠着直播赛事、多元化容纳各类型UP主混的风生水起,很多人都忘了,当初B站是靠着游戏才能上市的。但时至今日,已经许久没什么“出圈”游戏的B站,能自研出精品,做到全球发行吗?

01.上市的“功臣”

2009年夏天,A站内部员工内讧,竟然导致A站连续宕机一个月,不少粉丝都对A站无比失望,甚至还传出了“A站药丸”(A站要完)的言论。二次元爱好者徐逸因对A站的用户体验不满,创建了Bilibili。

成立之初的B站和游戏关系不大,在2016年之前,B站可以说是空有流量却没有变现,营收非常惨淡。直到陈睿的加入,才给B站注入了商业基因,而这其中,最重要的无疑是游戏。

在哔哩哔哩的招股书中提到:“2015年、2016年和2017年,我们分别有65.7%、65.4%和83.4%的收入来自手机游戏……我们的手机游戏通常是免费的,我们提供游戏内虚拟物品,可通过以下途径出售我们产生移动游戏收入。”

图片来源:哔哩哔哩招股书

2017年,两款游戏合计占到了B站移动游戏总收入的80%以上,一款是B站在2016年代理的日本Aniplex发行的Fate系列的手游《Fate/GrandOrder》(命运-冠位指定,简称FGO,B站代理的简称BGO),占到71.8%,曾在2017年5月份一度超越了腾讯的王者荣耀登顶AppStore榜首;另外一款贡献了12.7%收入的是2016年代理的《碧蓝航线》,目前在B站代理的游戏中排名第二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图片来源:豆瓣

2018年B站登陆纳斯达克时,因游戏收入占比高达80%,被称为“披着弹幕外衣的游戏公司”。

不过,这一情况在之后的几年发生了变化。

02.被遗忘的“功臣”

B站的业务主要分为移动游戏、直播及增值业务、广告三部分,游戏又包括自研游戏和代理游戏。2018年二季度,B站财报显示游戏收入占总营收比例为77%,到了2021年,B站游戏收入占比已经降至26.3%,比例越来越小。

到了今年Q2,B站移动游戏收入更是下降为10.46亿元,而去年同期为12.33亿元,财报中表示“减少的原因主要由于今年上半年缺少推出受欢迎的新独家发行游戏”。

而B站游戏业务的衰落,已经到了连B站用户都会遗忘的程度。

DoNews咨询了几位B站的大会员,他们充值会员并不是为了玩游戏,甚至跟游戏都无关,而是为了看动漫或番剧。呱呱常年“游走”在B站,她告诉DoNews:“阿B没什么自己很厉害的游戏,基本都是会有个自己的服,之前《公主连结》比较火,不过也是代理。”呱呱充值大会员是为了追番、看动漫,游戏区多少也会关注,但内容基本上都是UP主玩其他厂商大热游戏的实况和直播,“B站的游戏我感觉就是拉胯,都是二次元纸片人向的”。

图片来源:哔哩哔哩

韩冰也一直是B站的大会员,据他说,充会员完全是为了看动漫,很少在B站上看游戏类的视频。韩冰也常跟室友一起玩英雄联盟手游,“这个游戏在国内期待值非常高,但是专门玩这个手游的UP主不多,一般是大数据偶尔推送我才点进去看,基本上不会主动搜”,提及B站自研的游戏,韩冰表示:“B站好像没有自己出过游戏,反正没听说过,如果出了像《原神》一样女性动漫角色很多的游戏,受众还是会挺多的。”

提起对B站的游戏的印象,不少用户的第一反应是B站上的游戏广告,存在感甚至比B站自己的游戏还要高。比如被称为上海F4之一的叠纸游戏(其余三家为米哈游、莉莉丝、鹰角)旗下十七折工作室研发的多平台中国风开放世界动作游戏《百面千相》,虽还未正式上线,预约人数已经逼近12万。

图片来源:哔哩哔哩

图片来源:哔哩哔哩

但同样标注“广告”于首页的其他游戏就不一定有如此效果,例如卡牌手游《永恒幻剑》,点击后直接跳转微信,在赠送大礼包的情况下,游戏体验感依然很普通,背景音乐与内容对应不上,人物和场景也远不如海报上的精美,“我玩惯《原神》了,这种游戏基本上不会有兴趣”,小唐说道。

图片来源:微信

广告背后游戏质量的高低不同可以理解,广告主肯投放,证明B站的流量还是得到游戏厂商们的认可的。但游戏广告随处可见,很多B站用户却连B站自己游戏中心的位置都找不到,甚至要找视频教程,不得不说,这就很奇怪了。

03.“功臣”也是“败将”

从工作履历来看,B站游戏业务的原负责人张峰,自2016年4月起担任哔哩哔哩的游戏和PUG视频业务副总裁,负责游戏业务长达五年半的时间,对B站的游戏业务发展乃至上市都是有功劳的。

但也因此,必须承担游戏业务表现奇差的责任。

DoNews尝试联系了B站的员工了解游戏业务近期的情况,但对方表示过于敏感不愿回答,不过从转发脉脉上同事圈的讨论来看,游戏业务做的不行,需要有人负责的观点还是存在于B站内部的。

图片来源:脉脉

实际上B站的游戏部门早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就登上过风口浪尖,原因是技术总监在会议上发表不当言论,类似下达完不成的绩效,逼迫离职等,而B站对于此事件的处罚也让网友们觉得不痛不痒,颇有“自罚三杯”的感觉。

图片来源:脉脉

也因为此事,大批对B站游戏部门早有意见的员工,在脉脉上表示,游戏部门的中高层领导“都太水了”,并且存在一定的内部管理问题。

图片来源:脉脉

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自9月初至11月初,B站的股价持续暴跌,跌幅甚至超过65%,眼瞅着过了腰斩,就要往膝盖斩过去了,但差不多在此次游戏业务人事变动的同一时间,B站股价开始回升,人事变动的当天,股价甚至上涨17.16%,脉脉上的B站员工也将此与人事变动联系在了一起,大起“叔叔(陈睿)不出,奈游戏何”的感慨。

图片来源:百度股市通

图片来源:脉脉

不过,对于B站游戏能否“中兴”,不少网友也没那么乐观。“换将”容易,但补充血液却难,有知乎上就有网友表示“交给谁都没有用,b站的游戏业务不缺领导,不缺管理,缺人才,缺做事的人”,并举例曾经B站游戏的员工去了米哈游,参与制作了《绝区零》,一个游戏就能爆杀B站游戏部门所有的产品。

图片来源:知乎

虽然B站游戏的战略说是要做自研精品,但从行动上来看,自研没什么成果,二季度自研游戏收入占总游戏收入比例仅为5%,反而是在一直“买买买”。去年8月4日,B站公布了16款游戏新作,包括6款自研产品和10款独家代理产品,截至目前,6款自研游戏中仅一款端游《碳酸危机》于6月份在Steam上发售,其他5款手游都还未在国内外上线,均在测试或研发阶段。

在游戏投资上,B站的动作着实不少,据有饭研究统计,截至2022年10月,B站在游戏领域至少有47次投资,投资企业共43家,在国内仅次于腾讯和网易,尤其是2021年高达21次。其中,金额排名前三的也都发生在2021年,第一是心动网络的股权融资约合人民币8.82亿元,第二是中手游的股权融资约6亿元,第三是对青瓷数码1.01亿元的战略投资。

今年B站还投资了龙拳风暴,成为了龙拳风暴的第四大股东,紧接着又全资收购了主打二次元ARPG研发的心源互动,这些公司跟2021年收购的公司相同之处就是都注重研发——B站对自研游戏的重视,更像是重视投资,希望能“押宝”出精品游戏。

打铁还需自身硬,如果B站游戏部门真的没有相应的实力,哪怕是陈睿亲管,自研游戏也很难做好。

04.逆风“换将”值得吗?

游戏业务之于B站,可以说是曾经的王牌,以一己之力将B站送上纳斯达克,但现在更像是一块鸡肋。毕竟B站可以依仗的业务,不止是游戏,突围的方向也不止这一个,比如2021年年底就开始的“小黄车”内测。

原负责人张峰在位置上五年多的时间,却没拿出什么像样的游戏,固然有责任,但大行情不好也是现实。从去年游戏行业大跌时,陈睿就表示,游戏收入增速放缓,主要原因来自供给侧,“无论游戏代理业务,还有联运业务,收入增加,都需要来自于新游戏接入。但过去半年,整个市场上拿到版号的游戏太少了,导致游戏供给是低于预期的。也因为同样原因,有些游戏档期也延后了,所以游戏业务收入增速也受影响”。

从4月版号重启发放至今,共有5批版号发布,4/6/7/8/9月分别发放了45/60/67/69/73款版号。步入11月,国家新闻出版署官网中公布的最新一批版号审批名单定格在了9月13日,意味着本应在10月公布的新一批网游版号审批名单并未如期而至,游戏行业能否好转还是未知数。

所以这个时候,B站重新拾起游戏业务,陈睿亲自下场,也让很多人不解,脉脉上有网友直言“有机会,但不多”、“没戏”,毕竟版号重重受限,每个月是否正常发放都是问题,就是做出来了精品游戏又能如何呢?

陈睿亲管游戏业务,可以稳定军心,甚至提振市场信心,但他本人的精力和公司的资源也是有限的,能分给游戏多少呢?其他的业务,也需要他上心的。

“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,但绝不会变质”,处于风口浪尖时,陈睿曾经的语录又被翻出来,也许陈睿从未想过放弃游戏,但从目前B站会员们的喜好来看,游戏也不太可能撑起B站大梁,未来B站游戏的发展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标签:

上一篇:
下一篇: